我要贊助

首頁 身障寶寶希望水果贊助

直接幫助15間社福機構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身障關懷中心將會依後台數據統計決定應配送之機構,使各機構能平均分配水果之需求。

振興三倍,讓愛加倍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身障關懷協會長期關注身障寶寶議題,若您願意跟我們一起齊聚滬上,一同關心身障寶寶的健康,盡一分心力,綁定捐贈碼:【8850】讓您的"振興"換成幫助身障寶寶的"愛心"。

財政部指出,三倍卷若全數捐給公益團體,捐贈扣除額也可列報三千元,換言之,民眾實際支出一千元,就可列報三千元,節稅效益將是原本的三倍。

聽不見聲音,但我們聽得見夢想:台灣聽障征戰,需要大家相挺。

我從小3歲扁條線突腫脹,立即開刀後,發高燒不退引發聽力神經損壞變聽障,至此都不會說話,媽媽還以為只是發育慢了點,直到醫生宣判是重度聽力障礙。 媽媽初為人母的喜悅破滅,媽媽不斷想到:這種我們要怎麼教?後來媽媽發現聽不到的我也可以讀唇語,她就開始跟家人慢慢的一字一字教導我(因為爸爸不讓我學手語)。

小學時,媽媽為了方便照顧我,不辭辛勞從台北開去基隆跑來跑去接送我上下課,在安樂國小的幾年我都遇到很好的老師,她們都沒有當我是特殊生。

雖然聽不到,但我可以做任何普通人做的事。

我從小就愛極限運動自行車‍♂️與賽車

為了國際自行車環台,我從國中開始準備認真練習自行車‍♂️,但完全沒有基礎,直到楊惠榮和何志成教練出現,終於有了正式訓練。教練們要求很高,選手們說就算我是菜鳥,也要有國家選手的態度,天天都練體能、重訓,練自行車時因為流汗不能戴助聽器,溝通更不方便,教練越急我們越聽不懂,在自行車場上比手畫腳,常常一個動作手語很久。那真的是魔鬼特訓,身心都覺得好疲憊。

但我從來沒有氣餒,我不想自己放棄,就自主訓練打拼,拜託何教練幫忙,教練說:「做事跟自己比,不用跟別人比」,促使我想要再次進軍國際自行車賽!

身障運動員往往要顧及學業、工作。台灣聽障落幕後,因為成績不佳,政府完全沒有補助,我們沒有公假、沒有錢,也就沒有機會參加國際賽,雖然遺憾、但在我人生中,媽媽以前會想放棄我,可是都是嘴巴說說,一直以來從沒有放棄過我,反而不斷的鼓勵我,只是當時的我很叛逆,然而也遇上了我的女友與她的家人、感恩所有的緣、讓我有機會再錫英園 (惜因緣)裡、有這樣的一個機緣、謝謝女友與沈爸爸沈媽媽與她的家人、和我愛的家人!未來的路也許艱辛、但我會更加努力不放棄、做一個、慈悲喜捨有用的聽障人!